您的位置:首页 > 全民健身 > >正文

“工资帽”能不能拯救中国足球

 

来源:北京商报

全文共2662字,读者大约必须6分钟

过去的一个多月,从10月中旬对垒菲律宾前夕的踌躇满志,到自摆乌龙败于叙利亚后的银狐二度道别,中国足球经历“过山车式”的大变动。推倒修复,改革呼声挑起。

11月20日中午,中国足协官方发布公告,拒绝中超、中甲、中乙各级俱乐部暂缓与国内球员签订个人工作合约。业内传言暂缓俱乐部与国内球员签合同,实际上证明了足协正在完备相关的工资帽政策。

果不其然,20日晚6点11分,人民日报体育微博公布消息称,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球员限薪将有大动作:中超俱乐部依然无法超过1000万人民币,中甲和中乙联赛下赛季的顶薪分别是500万元和300万元。这有利于给俱乐部减负,也有利于鼓舞中国球员去国外联赛讨生活。如果找到有阴阳合约,发现一例,就罚掉违规俱乐部3个联赛分数。

工资帽指向了球员的高薪低能,企图把中国足球拉出有商业化时代的金元泥沼无可厚非。“我觉得帮助还是会有,但是多大很难说。因为核心问题是职业联赛就是一个经济形态,是一个商业模式,你没好球员,好球员少,价格就是贵,转让费就叛不下来,工资也就叛不下来。”足球评论员杨天婴坦言。

01

暂缓签订合同

中国足球刚刚经历了黑色的一周——国家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中客场1比2不敌叙利亚队、国奥队在热身赛中1比5惨败给澳大利亚队、国青队25年来首次无缘亚青赛决赛阶段的比赛。

这个节骨眼上,任何关于足球的风吹草动都被公众盯着。11月20日,中国足协公布关于《中国足球协会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订球员工作合同的通知》的解释明确提出,中国足协前期做到了普遍调研,听取了部分职业俱乐部及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正在拟订“关于进一步前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将会对足协现有的一些制度和规定不作补充、完备和调整。该意见计划于12月初发布。

上述说明表示,意见制订的原则是推动各级职业联赛的健康发展,降低职业联赛俱乐部财务开销,规范薪酬体系、加盟市场,严苛监管措施,推进职业俱乐部青训工作并保护俱乐部青训利益。在新的政策调整正式公布之前,暂缓各职业俱乐部与球员签署新的工作合同。

尽管明确实施方案还没出台,但限薪制度似乎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再再加央媒随后披露出来的细节,工资帽几乎沦为定局。

“其实年初,足协又出有了一个四大帽,本身就是容许俱乐部过热投入的。我认为陆陆续续还不会再实施很多配套的东西,但限薪本身还是挺虚的,主要是供求关系恒定,薪是很难缩的住的。” 杨天婴告诉他北京商报记者。

在业内显然,足协实施这一规定与之前国足输球存在一定关联。不过,杨天婴认为,除此之外,限薪应当是在一个长期的计划之内的,不是临时的想法,即便没有输球,限薪也会实施。

02

“四大帽”延续

“限薪令”似乎已经蓄势待发,但事实上,足协曾在薪酬方面动作动作频频。在去年12月20日的足球职业联赛总结会上,足协就实施了一系列政策,试图对俱乐部投资人注资、球员薪酬、单场奖金、球员转会等方面划定天花板,也就是外界最为关注的“四大帽”政策。

“四大帽”中最受注目仍然是“薪酬帽”。据中国足协管理制度审查部部长何玺介绍,中超球员薪酬开支占到俱乐部总支出比例限额将逐年上升,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65%、60%和55%。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不含奖金)最低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参加2019年亚洲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国家队球员在个人最低薪酬限额基础上上浮20%执行。

薪酬之外,奖金也被大幅巩固。根据当时的规定,2019赛季,各俱乐部同时大幅减少奖金,单场奖金限额由各俱乐部共同议定,赛季初须对奖励标准进行公示,禁令以其他名目派发比赛奖金,严禁现金派发。

与此同时,另外的“注资帽”、“加盟帽”等也饱含着足协给市场降温的态度。投入帽方面,2019年中超球队支出的封顶限额为12亿元,而在2020年和2021年,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标准将降低为11亿元和9亿元。

在公布“四大帽”明确细则的同时,足协还实施了惩罚措施,对于开支总额、薪酬总额、注资总额超标的球队,按照微克比例,会容许各队引入内援和外援的人数。足球业内人士透漏,此举是针对职业俱乐部不存在的盲目投资、“天价转会费”和部分球员过高薪酬、签订“阴阳合同”、逃避税款及欠薪等情况。

“中国足协此前调研了37家俱乐部,中超、中甲全走了一遍,中乙也回头了好几家,大家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渴求一个公正的竞赛环境。其实投放也是公平竞赛环境的一个最重要因素,搞联赛不是比着烧钱,”中国足协常务副主席李毓曾说,“一个俱乐部投入20个亿,另一个投放3个亿,这个游戏怎么玩?”

03

金元足球VS市场化改革

自广州恒大打开中国足球的商业化金元时代以来,资本的流经显然让中超增色不少,中超球队在亚冠联赛中也屡有斩获,不过,国字号球队的战绩却又屡屡像一记响亮的耳光,告诉国人这种进步是脱节的。

高薪的电子,是目前中国大多数球员的实际情况。从2019赛季各俱乐部开支与球员薪酬情况分析,至少亚冠区4支球队的运营成本均多达“限薪”标准,国脚实际年收入多在1500万元至2000万元区间。

有评论认为,职业球员年薪突破千万并无不妥,“高薪”和“有前途”在相当大程度上可以鼓舞更多青少年踏上球场,但中国职业足球市场只是“物以稀为贵”而非“物有所值”,国字号球队国少输完国青输,国青输完国奥输,国奥输完国足输,倘无归化球员助阵,中国足球在亚洲的真正定位只是二流中游,这样的成绩还能发给千万年薪自然令球迷感慨“高薪的电子”——国字号球队比赛无以见球员全力拼争,也与球员担心受伤之后收入大幅减少密切相关。

但是工资帽政策的实施,需要让中国足球重返有规律、有序的发展吗?

据了解,就在通报发布命令之后,也有不少俱乐部产生困惑。上个月刚刚宣告下赛季正式成立职业联盟,由参与者自己管理联赛的概念其实也获得了各俱乐部投资人和球迷、市场的接纳,然而今天下达的限薪令却打了职业联盟一个措手不及。

根据10月开会的最新一次足协新闻发布会, 几乎自治权,掌控管理权、经营权、权益分配权,这是中超职业联盟的最大特点,相较于以往由中国足协管理的中超公司而言,这也是最大的不同。

然而,不少俱乐部是20日当天才知道这条通报和调整。按照职业联盟成立时的说法,任何大的政策调整都会至少一年提前告知各俱乐部。这一次不仅没提早知会,甚至连参予决定和商议的机会都没有,令其投资人都产生了疑惑:职业联赛究竟由谁来管理?

按照之前的说法,足协只在根本性要求上具有一票否决权。外界甚至还批评,一票否决权是否还是足协一家独大。但其实职业联盟和足协是有关于一票否决的白名单的,其中牵涉到的是扩充等根本性要求。限薪政策虽然足协也不具备一定的话语权,但在下达通知之前都没有和职业联盟展开商议,的确令人对职业联盟存在的意义产生困惑。而且受到直接影响的不仅是球员,职业联盟的投资人同样是必要受影响的单位。


许荣茂 许世坛 世茂房地产 世茂房地产 安翰科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