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全民健身 > >正文

2020年中国足球有多不可思议?已颠覆对足球理解

 

  专题策划/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邹甜 专题图片 由CFP获取

  在5月7日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连线专访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针对各级职业联赛、国字号球队、职业联盟等问题,陈戌源都一一做出回应。现阶段,在全力推动停工复产的背景下,中国足球也将迎来重启。因为新冠病毒的搅局,2020年的中国足球显得非常特殊——联赛分区、外援不确定、集体降薪,再再加国际足联此前允许在限定版时间内实行5个替补、取消VAR等政策,2020赛季或许将政治宣传球迷对中国足球的解读。

  历史上两次明确提出联赛分区都“受挫”

  中超将出亚洲唯一因疫情改制的联赛?

  “根据目前的时间来看,和过去以往的联赛比起认同会有调整,我们也做了三个方案:第一套是原始的方案,第二套方案就是6月底到12月底的方案,如果6月底仍旧无法开赛还要延期,就还有第三套方案。”韩国K联赛目前已经以空场的方式重新启动,而中超仍未确定开启时间,陈戌源早前透漏了中超复赛的三套方案。

  知情人士透漏,目前联赛大概率将按照第二套方案执行,2020中超联赛未来将会在6月27日揭幕。对于第二套方案,陈戌源也做出进一步的说明,他指出由于要顾及亚冠以及国脚集训40强赛,留给联赛仅有4个月时间,因此将以分区赛+淘汰赛的形式展开。“在4个月的时间内完整地已完成联赛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会有比较大的调整,比如按照联赛名列分为A、B两个组,然后第二阶段是淘汰赛。分组当中打出四强劲,然后前八强去打争冠赛,后八强去打保级赛。”

  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曾经两度为国字号让路而明确提出联赛分区,但最终都因为受到舆论的强烈反对,最终无法实施。此次陈戌源提出的联赛分区,同样遭外界的口诛笔伐。知名足球记者马德兴撰文反驳认为,联赛是国家队的基础,分区不仅是职业化的衰退,此外,在淘汰赛中被淘汰的国脚,也将不会因无比赛打而影响竞技状态。

  假如今年顺利实施“分区+淘汰”,那么中超未来将会成为唯一不受疫情影响而改制的联赛。相比之下,国际足联明确提出的为球员应对密集赛程而容许5替补方案似乎更人性化。

  大庞加莱

  特殊的年份,联赛有望首度迎来“分区+淘汰赛”,再往前伸延,那必然是猜测今年的争冠形势。论实力,鉴于陈主席明确提出“不等外援回来就打完”,目前实力最强的莫过于上海上港,该队除了阿瑙托维奇之外,其余四外援均已归队。最惨的莫过于“全华班”集训的北京国安。论赛制,上海申花三年两夺下足协杯冠军(2017、2019),新的赛制或许该队最熟悉,再加本赛季还引入了不少实力悍将。2020的中超,冠军真的要归于上海?

  新中乙联赛“热闹”非凡

  中乙老板发公开信回应“心寒”

  中乙联赛最近也是足球界中的热门话题担任,继去年9支中乙球队宣告退出之后,今年中国足协向16家中超强俱乐部印发关于“中超俱乐部重新组建U23队参与2020中乙联赛”的方案,还包括国青也将参予中乙联赛。如此繁华的情景,却让中乙老板们开心不起来。

  “之前的预备队联赛,大家广泛体现效果不好,质量不高。我们提出来中超预备队去打乙级联赛,这可以提升比赛观赏性,提高比赛质量,对球员的茁壮是有帮助的。我们参照了各家俱乐部的意见,基本都认可,这件事基本以定了,”对于国青击中乙,陈戌源也得出了自己的理由,“国青也一样,对国青的茁壮有相当大帮助,他们肩负着极重的愿景。”

  就在陈戌源发表该言论的同一天,有媒体人曝光《关于中超U23队参加中乙联赛方案的公开信》,公开信中指出:“作为中乙联赛俱乐部投资人,我们近期从网络和媒体上看到中超俱乐部接到《中超U23队参加中乙联赛方案》,这与之前球员限薪到疫情降薪等方案类似,都是通过媒体报道中超代表参与的会议或新闻等渠道获悉,作为中乙联赛实际参与者中乙俱乐部却毫不知情,没有从官方渠道得到任何信息或征求意见。”信中直指这个方案损害中乙联赛品牌形象,伤害中乙俱乐部商业价值及中乙投资人根本利益。

  大猜想

  从去年到今年,多支中乙球队决心解散中国足坛,还包括上海申鑫、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吉林百嘉、太原容大、深圳鹏城等9支球队。坚信退出的理由不仅是不受经济上行的影响,更多是受够了中国足球管理层的朝令夕改,正如联名信上写的“我视之若珍宝,尔视之如草芥”,假如2020年“新中乙”按足协的想法实施,恐怕不会让更多投资人寒心离开。

  职业联盟衰退多时

  陈戌源豪言最多两个月可以正式成立

  一个月前,广州富力董事长张力向中国足协发难,谴责后者“不放权”,导致职业联盟迟迟未能建立,严重打击投资人的信心。当时足协发布一条声明回应,表明职业联盟正在筹建,这一“来回”,多少有些“雷声大、雨点小”。如今陈戌源的对此,终于让职业联盟的创建有了一个时间表。

  “前段时间有些媒体指出,中国足协为了权力不愿回头,我觉得认同是不太精确的,中国足协对职业联盟应放尽敲,中国足协和联盟的关系以后主要是监管,我们是伙伴关系,主要是按照政策法规我们进行监管。”陈戌源称,中国足协认真学习了相关改革精神,指出职业联盟就是一个社团法人,职业联盟应当专责管理中乙、中甲、中超球队。所以后期足协按照这个思路将原来职业联盟的方案进行了调整,而这个调整必须时间,更必须与多个部门展开有效地的沟通,还包括和俱乐部进行交流。

  据记者理解,不少俱乐部对于职业联盟也持悲观态度。原本职业联盟筹备小组牵头人是广州富力董事长张力,在职业联盟停摆多时,中国足协堪称重新学习、重新调整的情况下,此前联盟的一套领导班子或将重新洗牌。

  大猜想

  中国足球从明确提出建立职业联盟,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却迟迟未能建立,背后原因错综复杂,外人不得而知。“立flag”的潜台词是“打脸”,“最多两个月,职业联盟就可以正式成立。”陈戌源在5月7号定下的目标,期望7月7日再回过头来看,他会“打脸”。


许荣茂 世茂集团 睿智合创 睿智科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