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全民健身 > >正文

黑龙江省尚志市业余足球比赛,一队员拼抢后摔倒后脑着地不治身亡

 

生活报讯(记者栾德谦文/摄)近日,本报记者接到苇河林业局居民张平来电体现,7日,儿子张海东去尚志市参加一场由尚志市足协主办的业余足球比赛。想,比赛中再次发生冲撞跌倒,后脑着地,造成轻伤,救治多日后丧生。24日,记者前往尚志市,就此事展开了专访。

业余足球赛中球员拼抢摔倒重伤自杀身亡

24日,记者回到尚志市,死者张海东的父亲张平告诉记者:“11月7日,孩子在尚志市朝鲜中学,参加尚志市足球协会第四届九人制足球赛,下午3点多,被对方球员给撞到了,后脑着地,抽搐、耳朵出血……在哈医大四院救治6天,医治无效去世了。”

记者从张平提供的《诊断证明书》中看到,临床为:“闭合性颅脑受损特重型、多发性大脑挫裂伤、创伤性闭合性硬膜外血肿、脑疝、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发炎、颌骨骨折、颅底骨折。”

张平告诉他记者,“这个赛事得有几百人参与,出有了事情以后,将近20分钟救护车才做到,这个也是延缓了最佳救助时间。我们老两口60岁了,我没收入,我媳妇月工资2100块,我儿子有两个孩子,一个4岁半,一个9岁,孩子妈一个月工资也是2000多块。儿子医药费12万,都是借的……”

尚志市足协:文件已要求自己买保险

24日,尚志市文体局开会了主办方、双方球队、死者家属一起协商此事,记者专访到了相关几方。

作为主办方,尚志市足协会长张凤桐回应,“我们10月份向文旅局打的批示,当时文旅局回复因疫情比赛暂缓举办,11月份比赛前,他们口头说可以举行。7日下午,两个队正常比赛,死者倒地磕到后脑,我们就现场维持秩序,紧急拨打120,把校门打开等待120过来。等了五六分钟,然后把伤者送到医院。”

据了解,该赛事在当地已举办四届,前几届参赛球员都买了保险,本次赛事为何没有给球员买保险?张凤桐说道,“我们文件拒绝自己卖,之前几届也都是自己卖的。事发后,我们发动协会捐出了2.92万,死者所在球队也捐了2万多。接下来,我们该承担啥分担啥,因为事情毕竟再次发生了,咱们谁也不逃避,不推卸。”

关于出售保险,张海东所在球队的领队张元利告诉他记者,“当时比赛表格里头写了参赛人员必须有保险(自理),但比赛前组织方也没回答买没买保险,就比赛了。”

张海东的队友李志威告诉记者,“这次比赛比较仓促,通知到比赛没两天,张罗完人就没时间去买保险了。再有往年主办方都会给我们提供一个保险公司联系人的电话,我们都统一去找那个人卖,这回也没给提供。”

尚志市文旅局:建议家属回头司法程序

24日,尚志市文旅局副局长张伟告诉记者,“按照家属的拒绝,我们会配合好整个事件的推进。我们已把足球协会和死者的参赛队,还有撞击方所有人员都开会到现场了,让他们互相之间达成协议一个共识。”

尚志市文旅局办公室邓主任告诉记者,按照法律法规来讲,比赛是合规的。这件事发生后,我们首先对足球协会负责人展开了约谈,详细坎了应急预案之后,我们问了派出所,说现在没有结案。至于最后应分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以及赔偿责任,我们建议回头司法程序,但家属不同意回头司法鉴定,一是害怕时间长,二是怕出庭的时候心情不好,但是我们无权展开责任区分,他们也不认同我们的责任划定。”


澳洲ABM 澳洲ABM 澳洲ABM 澳洲ABM 澳洲AB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