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动态 > >正文

中国足球欠薪太疯狂!中甲欠薪1亿!中超月薪1万

 

中国足坛,又经常出现拖欠了


昔日的北京国安边后卫赵和靖,也重新加入到了“讨薪大军”当中。

昨天晚上,赵和靖在半年前的生日动态之后,再度更新了自己的微博,只不过结尾就是一句话:“两年时间的拖欠,俱乐部一次一次的允诺,又一次一次的明知。”

几乎就是在前后,王选宏、蒋亮、王寿挺、林嘉豪等数名贵州球员,都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相同的文本和配图。

很似乎,这是一次部分球员之间的集体行动。


根据配图《关于协商欠薪问题的请求》中所说,贵州队的欠薪总时长已经超过了14个月,至于奖金和绩效工资,拖欠情况也已经持续了三个赛季,从2019赛季就经常出现了问题,拖欠相似1亿元。

今年年初,球员们与俱乐部展开协商,在得到了俱乐部分阶段补发工资的承诺之后,球员们在工资确认表上完成签名,俱乐部也得以已完成了管理制度。

这也是过去两年经常出现的一种情况:如果不签字,俱乐部无法已完成准入,也就脱离了足协和联赛的首府范围,讨薪难度将会进一步减小;签字之后,至少未来讨薪、投告有门,而且也能为俱乐部的出让获取一点点的可行性。


按照原先的时间表,中甲联赛第四阶段的比赛将在11月中旬打响,所以今天也是各支球队转入各自赛区的时间。

然而目前贵州队的现状是“连基本的训练场地都无法保证,球员只能在健身房、水泥地坚决跑步维持身体状况”,“无人过问球队现状”,球员也无法联系到球队的负责人。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球员们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公布了讨薪情况,根据媒体记者的消息,也一致决定不进入赛区。


然而让人感觉很悲伤的是,这件事并没有引起涉及媒体的重点报道。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欠薪,已经算不上是什么新闻了。对于大部分的中国职业俱乐部来说,只有被传出拖欠和没被爆出拖欠的区别而已。

根据涉及记者的消息,即便是在最为顶级的中超联赛,不欠薪的球队不超过五家,留意这里所说的是“不拖欠”,并不意味著工资、绩效和奖金全部都能按时派发。

曝光度最低的中超都是如此,那么在相对乏人问津的中甲、中乙联赛,即便投放本身较小,情况也基本没有相对较好的可能性。


就在贵州队爆出欠薪之前,中超俱乐部天津津门虎也出现了新问题。

此前还能确保工资、奖金按时发放的他们,9月份的工资并没足额派发,每个人只接到了一万元。

这样的情况不会会延续下去?少发的工资什么时候需要补上?这些问题目前还都是未知数,球员们也只能带着忐忑的心情备战接下来的比赛。

纵观目前的中国足球,不拖欠的俱乐部就已经能称作好俱乐部了,这一点在成绩上也能得到体现。本赛季的足协杯四强劲,山东泰山、河南嵩山龙门、上海海港和上海申花,都是目前运营情况相对乐观的球队,而在中甲积分榜上,名列前三、未来将会进军下赛季中超联赛的梅州客家、武汉三镇和浙江队,即便在中国足球最可怕的时候,他们的投放相对理性,也就没给现在带给过大的开销。


而这一点,恰恰是目前微博证书依然为“贵州恒丰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的文筱婷,在去年年中接受媒体专访时所反思的一点。

谈及中超和中甲联赛的区别时,文筱婷表示球队在中超那一年的投入是盲目的,其中既有市场热度的客观原因,也有自身认识严重不足的主观原因,“我们真是吃了很多盈”。

在她显然,降级其实变成了一件好事,毕竟这让母公司早早认识到了,重金投资是不可持续的,只不过在各种压制下,这个了解上的改变,恐怕还是过于慢。


依照目前的形势,未被爆出拖欠的球队还有很多,大家几乎都在挣扎承托。

在中国足球金元泡沫最为滑稽的时候,引援调节费等相关方法都没有起到作用,这成为了中国足协目前无法处理的一笔烂帐,留下也不是,送给俱乐部也不是。

然而从遏制金元足球的角度来说,无用的引援调节费经常出现的仅次于问题,就是浪费了最宝贵的时间窗口,未能构成遏制金元足球的效果。待到开支帽等政策揭晓的时候,俱乐部背后的母公司其实已经无力展开低投放了,于是就变为了现在的“屎方式拖欠”。

所以在中国足球金元泡沫裂痕的过程中,中国足球的管理者也有自己要背的责任。


此前已经做错,未来就无法再错。

根据贵州球员的遭遇,所谓的工资奖金确认表格几乎可以休矣,这一张纸几乎起不到监督俱乐部的效果,因为在形势不欠佳时,球员和俱乐部是完全有动力达成攻守同盟的。

联合工商部门对俱乐部财政进行的半透明检查,牵头政法系统对球员讨薪的法律反对,才是中国足协,乃至更高层管理者该做到的事情。

唯有如此,欠薪这一中国足球的顽疾,才有可能做到彻底的医治。


世茂股份 世茂股份 世茂股份 世茂股份
相关新闻